html模版上海90後工匠:為長征火箭發動機做閥門產品
原標題:舒輝為長征火箭發動機做閥門產品,成為航天八院149廠最年輕的骨幹技師 90後工匠:用一輩子做好一件事



舒輝在航天八院14台中行號申請9廠進行產品測量。 (資料)

穿著時尚簡單的T恤,今年24歲的舒輝看上去和其他剛出校門的年輕人沒什麼不同。其實,自2013年從上海城市科技學校數控專業畢業後,短短4年內,他已成為航天八院149廠最年輕的骨幹技師,在廠裡也帶起瞭徒弟,儼然是位年輕的“上海師傅”。

在149廠,舒輝參與過長征五號、長征十一號運載火箭等多項重要工程,負責火箭發動機的閥門產品。閥門產品看上去好像和“高大上”的航天火箭有些不搭,但卻是核心零件。舒輝用水龍頭打瞭個比方,“擰開閥門就通水,關上閥門水就停瞭。道理是一樣的,但復雜很多倍。”正是許許多多這樣的核心零件,才最終組成瞭翱翔天際的火箭。

魔鬼訓練成就骨幹技工

2005年,六年級的舒輝跟著父母從安徽來到上海。因為上海的課本和老傢不同,舒輝的功課就這樣落下瞭。等到中學畢業,他報考瞭中職學校,在上海城市科技學校的幾個專業裡,挑瞭“看起來比較厲害”的數控專業。

學習數控專業,除瞭要牢記機械理論知識,還要進行大量的上機操作練習,這正適合動手能力強的舒輝。小時候調皮,他喜歡拆裝各種東西,傢裡的DVD機和小霸王遊戲機就成瞭他的練手對象。

不過,上機操作和拆遊戲機可不一樣,需要長時間高度集中註意力。舒輝常常站在機器前,一做零件就是6個小時以上,“有時候水都不敢喝,怕上廁所浪費時間。”經過2年訓練,舒輝嶄露頭角,作為學校的種子選手,他參加瞭2013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

在比賽前一個多月,學校安排他去專門的培訓場所進行魔鬼訓練。每天,他都要完成不重樣的兩套設計樣題。早上8時開始,舒輝上機,完成一套零件後,時針經常指向下午2、3時。下午做完另一套圖紙後已臨近半夜。吃完夜宵,第二天又是一個循環。

舒輝不負眾望,在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拿到金獎。畢業後,他拒絕瞭外企的高薪職位和母校的穩定工作,選擇去航天八院149廠,投身航天事業。

每個航天零件都是新挑戰

在學校時,帶舒輝的師傅比他大不瞭幾歲,兩人的關系亦師亦友,平時遇上問題就會認真探討。在制定加工方法時,舒輝經常靈光一閃,與傳統的加工方法會有些不同。這時候,他就會和師傅一起討論,形成最佳的加工方法。

工作後,舒輝也將創新的思維和討論的習慣帶到廠裡。航天產品的更新速度很快,特別需要新的創意和想法,這讓舒輝如魚得水。他說,因為產品並非量產,每次難點都不一樣,“每個新產品,就是一次新的挑戰。”實際操作中,“細長軸”和“薄壁類零件”這兩個難點最讓舒輝頭疼。印象中最難的一種細長軸,長度達70多毫米,最細處卻要求不超過4毫米,還不允許使用防止變形的頂針。僅僅是做一個這樣的細長軸,就需要花費1個小時,而一般簡單零件隻要幾分鐘就能完成。

另一種薄壁類零件也頗費功夫,和平時喝飲料的塑料杯子一樣,操作時,稍微向薄壁類零件施加一些壓力,零件就會變形,一旦變形,零件就報廢瞭。這時,舒輝會找類似材料先做試件,成功後才開始生產。這份認真和嚴謹得益於他在中職學校幾年如一日的刻苦所養成的好習慣。

學習老師傅一輩子做公司登記資料如何成立公司工匠

作為一名中職畢業生,舒輝對自己的優劣勢都很清楚。他的同事中,最低學歷也是大專畢業,有些還有本科文憑。他的優勢在於肯吃苦,操作基礎好。因為在學校裡得到很好的鍛煉,他剛進149廠幾個星台中有限公司登記期,就已經熟練地上機操作瞭,“相反一些本科畢業的同事,可能要經過一兩年才能上手。”舒輝也明白自己的劣勢在於理論知識不足。雖然一周基本隻休息一天,但是他還是抽出空餘時間,在上海開放大學機電一體化專業讀夜大,再過兩年半就能畢業瞭。平時,遇上理論難點,他也會向師傅和同事請教。

在149廠,舒輝身邊有很多老師傅,他們用一輩子的時間努力做一件事。舒輝深感佩服,他說:“我也想成為這樣的工匠。”他想要一輩子走這條路。

因為忍受不瞭辛苦和枯燥,許多從數控專業畢業的學生選擇瞭其他道路。當初班裡30多個同學,最後從事對口專業的人隻有不到5個。舒輝說:“數控專業不缺人,缺的是能把事做好的人。”不過,他相信在工匠精神的影響下,今後會出現更多如何設立境外公司人,用一輩子做一件事。(見習記者 裘雯涵)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CCD37BEB84CAE9F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9rtnrbupp 的頭像
n9rtnrbupp

胖小子的工作坊

n9rtnrbu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